Home News 我们的爷爷与纳丹爷爷不一样

我们的爷爷与纳丹爷爷不一样

Author

Date

Category

- Advertisement -

By: 龍的传人② / Descendants of the Dragon②

纳丹走的一刹那,使我想起了我的爷爷,生前的他经常说起新加坡沦陷的事迹,外在的惨境绝非笔墨所能形容,而内在则是精神虐待,心惊肉跳,惧怕被日军瞄上,轻则成了日本皇军刀下亡魂“一了百了”,重则家中妇女被日军先奸后杀。

被日军占领期间,对于许多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爷爷们来说,绝对是个噩梦,不过纳丹的际遇则完全不同,那可是他梦幻人生的开始。

首先日军聘用纳丹为其翻译,纳丹间接成为日本皇军的雇员,他自然也就得到皇军的庇佑,期间无人可以动他分毫,除了日军以外。

- Advertisement -

常言道:“别人的危机,可能是我的商机”。随后生财有道的纳丹,进展到替日军购买粮食,从中赚取利润。

纳丹确实是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日军占领期间,他可以独善其身免于兵祸,1945年日军战败,纳丹也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1965年新加坡独立,与敌共枕的纳丹的人生旅途,也因此步入了另一高峰:


1966年2月调任新加坡外交部。在部门内曾任助理秘书、副秘书和内政部代常任秘书。

1971年8月调任保安与情报司司长,任内曾处理恐怖份子日本赤军(Japanese Red Army)于1974年1月31日发动的恐怖袭击。

1973年兼任日本三菱重工业新加坡分公司社长,至1986年为止。

1979年调回外交部,出任外交部第一常任秘书。

1982年任新加坡海峡时报执行主席。

1988年4月被委任为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Singapore’s High Commissioner to Malaysia)

1990年7月成为新加坡驻美国大使至1996年。

1996年返回新加坡为巡回大使(Ambassador-at-Large),兼任南洋理工大学国防战略研究院院长。

幸运女神确实对纳丹情有独忠,1999年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纳丹成为新加坡共和国的总统。

日军占领期间、日本投降、到今天,试问有几位的爷爷能像纳丹一样幸运?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国葬是高无上的荣耀,当新加坡政府宣布为前总统纳丹主办国葬时,也为纳丹的一生画下完美句号。这一幕,完全体现了我国的领导精英一生所享有的权益。

同一时间,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同处在这国度里,除了纳丹前总统,也得顺道为其他一大群默默无名,同样在建国的道路上有所付出,但却不幸牺牲以及一生坎坷的抗日爷爷们,献上我们最大的敬意与哀悼。

- Advertisement -

Still no news about investigations into Ivan Lim, six months after GE2020

Some netizens are wondering why there has been no news on the investigation into former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candidate Ivan Lim, especially since it has been more than half a year since the 2020 general election took place. Ivan Lim made...

Photo of deliveryman praying at HDB void deck goes viral

Over 13,000 netizens on Facebook have appreciated a viral photo of a deliveryman silently conducting his prayers at the void deck of a HDB block in Pasir Ris. The photo was published on social media by Facebook user Ong Beng Lee, who...

Video: Wheelchair-bound uncle rummaging through food waste at Chinatown hawker raises questions

A short clip of a wheelchair-bound elderly man has been circulating on social media, drawing various reactions and raising questions from netizens. The clip, posted on Monday (Jan 11), showed an old man turning over a bin at the utensil-return area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