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News 我们的爷爷与纳丹爷爷不一样

我们的爷爷与纳丹爷爷不一样

Author

Date

Category

- Advertisement -

By: 龍的传人② / Descendants of the Dragon②

纳丹走的一刹那,使我想起了我的爷爷,生前的他经常说起新加坡沦陷的事迹,外在的惨境绝非笔墨所能形容,而内在则是精神虐待,心惊肉跳,惧怕被日军瞄上,轻则成了日本皇军刀下亡魂“一了百了”,重则家中妇女被日军先奸后杀。

被日军占领期间,对于许多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爷爷们来说,绝对是个噩梦,不过纳丹的际遇则完全不同,那可是他梦幻人生的开始。

首先日军聘用纳丹为其翻译,纳丹间接成为日本皇军的雇员,他自然也就得到皇军的庇佑,期间无人可以动他分毫,除了日军以外。

- Advertisement -

常言道:“别人的危机,可能是我的商机”。随后生财有道的纳丹,进展到替日军购买粮食,从中赚取利润。

纳丹确实是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日军占领期间,他可以独善其身免于兵祸,1945年日军战败,纳丹也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

1965年新加坡独立,与敌共枕的纳丹的人生旅途,也因此步入了另一高峰:


1966年2月调任新加坡外交部。在部门内曾任助理秘书、副秘书和内政部代常任秘书。

1971年8月调任保安与情报司司长,任内曾处理恐怖份子日本赤军(Japanese Red Army)于1974年1月31日发动的恐怖袭击。

1973年兼任日本三菱重工业新加坡分公司社长,至1986年为止。

1979年调回外交部,出任外交部第一常任秘书。

1982年任新加坡海峡时报执行主席。

1988年4月被委任为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Singapore’s High Commissioner to Malaysia)

1990年7月成为新加坡驻美国大使至1996年。

1996年返回新加坡为巡回大使(Ambassador-at-Large),兼任南洋理工大学国防战略研究院院长。

幸运女神确实对纳丹情有独忠,1999年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纳丹成为新加坡共和国的总统。

日军占领期间、日本投降、到今天,试问有几位的爷爷能像纳丹一样幸运?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国葬是高无上的荣耀,当新加坡政府宣布为前总统纳丹主办国葬时,也为纳丹的一生画下完美句号。这一幕,完全体现了我国的领导精英一生所享有的权益。

同一时间,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同处在这国度里,除了纳丹前总统,也得顺道为其他一大群默默无名,同样在建国的道路上有所付出,但却不幸牺牲以及一生坎坷的抗日爷爷们,献上我们最大的敬意与哀悼。

- Advertisement -
72,000FansLike
1,000FollowersFollow
4,000FollowersFollow
1,000SubscribersSubscribe